得大法 晚期肺癌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十年前我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而今我是一名幸運的大法修煉人。在此感恩師父,感恩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重獲新生。

那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我開始有點咳嗽,後來越咳越厲害,鼻子和嘴裏開始出血,丈夫覺的不對勁催我到市人民醫院作檢查,結果是晚期肺癌。我們仍不死心,又到武漢同濟醫院、北京協和醫院、昆明黃家圈醫院等五家權威醫院作了檢查,結果都是一樣的。我無可奈何的不得不接受了這一事實,心中無比絕望。

我不想就這樣死去,我還想活下去啊!就在我痛苦至極時,有幾位好心人來家中看我,並告訴我說:「現在只有法輪大法師父能救你。你放下心來修煉法輪功吧!」

聽了這些話我看到了一線生機,強烈的求生慾望使我橫下一條心開始學煉法輪功。

我煉功不到二十天,咳嗽明顯減輕,鼻子和口裏不出血了,感覺身體輕鬆多了。又煉了十幾天,幾乎不咳了,臉色開始正常了。九個月後我到市人民醫院複查,醫生告訴我說,我徹底康復了。我的親朋好友以及好多醫護人員無不讚歎大法的神奇,法輪大法讓我重獲新生,我用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對師尊的感恩,在此叩拜師尊。

在身體得到康復的同時,我的心靈也得到了淨化,我明白了人生中許許多多不得其解的問題。在個人利益上我懂得了捨棄、忍讓,處處為別人著想。

我婆婆一生為人尖刻霸道,愛挑撥是非,我們妯娌四人她個個雞蛋裏挑骨頭,今天這個不好明天那個不對。她對街坊鄰居們說:「我那三個兒媳婦都怕我,就是那個大媳婦,總有一天我得把她的尖掰掉。」她還在我那三個弟媳中挑撥她們都來跟我鬧矛盾,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怎麼能跟他們一般見識呢?不管她們怎麼對我不公,我總是對她們和顏悅色,幫助她們,從來不跟她們計較甚麼。後來婆婆病了,我那三個弟媳由於平時被她傷透了心,都撒手不管她。

作為大法弟子的我,怎麼能像當今的常人一樣不管老人呢?不管婆婆平時對我怎麼蠻橫,我都應該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任勞任怨的盡孝道。我要在這複雜的環境中修煉自己,磨煉自己。婆婆十多年的病,都是我這個大媳婦不厭其煩的端茶送水,管吃管喝管穿管洗,直到她離世。街坊鄰居們都說:「還是大媳婦孝順,這麼多年來任勞任怨的伺候,照顧,還是學法輪大法的人好。」

丈夫家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老家在縣城有套四間的老房,二零一五年那裏要統一搞房屋改造,於是四弟天天來我這跟我磨嘰,要我把我的那間房子給他。我想這也不是偶然的,是我的房子,他憑甚麼無理的跟我要呢?這世的相遇都有前世的因緣。難道是我前世欠他的嗎?我很坦然的把房子給了他。如果我不給他,我們四弟兄把那房子拆了,再合蓋個七層套間,我的那份至少也能賺個幾十萬。可我是一名大法弟子,這是要去我的名利心呢。

師父教導我們:「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1],我坦然接受了冥冥之中的安排。因為我明白這一切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亂世冤緣皆得善解」[2]。作為人中的情,我要往下放,直至全部放下,該我面對的人與事,我都要用慈悲去面對,不斷擴大自己的心胸,提升自己的境界。

感恩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又一路呵護我走到了今天。我只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間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