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寧夏第一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對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勞教制度廢除,寧夏被非法勞教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共有一百二十一人,一百三十八人次,其中:有五十四名、五十九人次(見附表)男性法輪功學員曾先後在寧夏第一勞教所遭受迫害。勞教制度雖然結束了,但發生在勞教所的惡行不能被遺忘。

寧夏第一勞教所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其中一人遭迫害半身癱瘓,回家後再遭迫害最終離世;二人遭勞教迫害,回家再遭其他迫害最終離世;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後遭強行鼻飼,有人當場昏過去,其中兩人被劫持到看守所,後來均被判重刑六年;一人遭「熬鷹」、「坐小凳子」、洗腦等迫害;多人遭各種方式的迫害、被非法延長勞教時間等。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勞教所折磨關押人員的方式有多種,被冠以專用術語的就有:「重車跑起來,空車飛起來!」、「土飛機」、「老頭看報」、「老頭拔筋」、「老頭看瓜」、「看電視」、「老虎扒皮」、「蠍子爬牆」、「孔雀南飛」、「華佗再世,專治百病」等等。惡人們把鎬把打人的方式稱為:「華佗再世,專治百病。」有個法輪功學員被惡人用鎬把毒打臀部後,臀部黑紫,十多天不能坐臥。有個法輪功學員在水泥廠被吊在工地現場,兩腿紮在水泥中被水泥灰嗆了三個月,不能正常行走。到期了,不讓回家,理由是還沒「轉化」。

寧夏第一勞教所原址在毛烏素沙漠的寧夏靈武市白土崗子鄉,二零零四年搬遷至寧夏吳忠市,改名為吳忠勞教(第一強制隔離戒毒)所。該所有多處勞務點:青銅峽水泥廠、中寧水泥廠、中寧石料廠,勞教所還有磚廠。關押人員除了幹高強度、高危、高污染的奴工外,還遭受獄警伙同犯人的各種折磨。因承受不了折磨,時不時發生關押人員自殘、吞異物的事情。早年勞教所六中隊曾發生一個關押人員(常人)因受不了折磨自殺了的事件。勞教所獄警害怕關押人員藏匿器物、用筆芯寫東西,動輒(不包括統一安檢)突襲檢查監號。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被迫幹奴工:拉磚、裝水泥、卸煤、搬運石料等,還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包括:強行鼻飼;「熬鷹」、「坐小凳子」;用棍棒、鐵凳子、鐵鎬、皮管子、帶著釘子的鐵鍬把毒打;冷凍;用四個銬子將四肢分別銬在兩張床中間的床腿上,人的身體整個躺在地上好幾天;雙手抱著電線桿用手銬銬住暴曬等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絕大多數人遭受的迫害至今尚未披露,本文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以下是寧夏第一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綜述。

一、鈔志明遭勞教所迫害半身癱瘓 回家後離世

鈔志明,男,原為寧夏國營靈武農場飛龍企業聯合公司經理,因患腦血栓,無法正常上班,提前病退。鈔志明還患有胰腺炎、萎縮性胃炎、關節炎、慢性膽囊炎和氣管炎等病。鈔志明的老伴朱秀英也因患嚴重的婦科病、糖尿病病退在家。一九九七年鈔志明和老伴朱秀英相繼修煉法輪功後,老倆口身體上的病痛全都消失,醫藥費省下了,兩個人的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更為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識的朱秀英後來竟能通篇閱讀《轉法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鈔志明、朱秀英屢遭迫害。二零零一年中秋節前一天,靈武市公安局副局長李明、靈武農場派出所馬躍林、保衛科曹居祥為首的十餘人闖入鈔志明家,全然不顧朱秀英正處於糖尿病病情惡化、生活不能自理的狀況,在鈔志明身體尚未恢復的情況下,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強行將鈔志明綁架至寧夏第一勞教所,同時還將其小女兒鈔錦佩和她年僅一歲八個月的孩子綁架、挾持到公安局。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鈔志明被劫持到勞教所後,不斷地呼喊「法輪大法好」,勞教所一個吳姓惡獄警將其雙手斜銬在高低床上,不能站、不能坐、更不能睡。不久鈔志明右半身再次癱瘓,說話口齒不清,手腳麻木、大小便失禁、身體消瘦,血壓高達240-250。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在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後將鈔志明送回家中。回家後,鈔志明又多次遭受其他迫害。

多次的迫害使鈔志明夫婦身心備受摧殘,朱秀英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去世。鈔志明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二、遭勞教迫害 回家後再遭其他迫害離世的

1、徐耀珍,男,原係靈武市汽車八隊司機。一九九七年和妻子張玉芳先後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前有胃病,修煉後病好了,性格也更溫和了。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徐耀珍、張玉芳夫婦發真相資料時被公安人員發現跟蹤到家裏。寧夏靈武市「六一零」國保大隊的張佔林、楊勇強等人強行綁架抄家時,徐耀珍走脫。張玉芳被綁架後勞教兩年遭寧夏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殘。徐耀珍流離失所七個月中淒慘萬分,挨餓受凍、居無定所,無奈到了女兒徐燕家。有一天家中闖入三四個警察將他綁架,直接關到了寧夏勞教所迫害了一年多。徐耀珍因顛沛流離、在勞教所遭受迫害、家人屢遭迫害,長期驚恐不安,原本健康的身體又不行了,直到最後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含冤離世。

2、張四喜,男,寧夏固原市隆德縣沙塘鎮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屢遭非法監禁,二零零零年三月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寧夏第一勞教所。在此期間因不配合勞教所的「轉化」要求,被非法加教半年。二零零三年五月底,張四喜再被綁架,遭隆德縣公安局、固原市看守所惡警肆意虐待、毒打,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吳忠監獄仍遭幹奴工等方式的折磨。三個多月後,張四喜血壓急速升高、頭暈,送入醫院治療無效才匆忙由一名大夫和六個警察送回家。到家時,張四喜已經偏癱,血壓高達250mm汞柱。在經歷了半年的痛苦煎熬之後,於二零零四年八月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三、兩人因絕食抗議被非法判刑

1、鄭永新

鄭永新,男,今年六十一歲,原寧夏銀川市供電局職工。以前患有皮膚病、心絞痛等,並一直在苦苦思索人活著的意義。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皮膚病、心絞痛等疾病全無,隨著不斷地閱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逐漸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打壓、迫害法輪功後,為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鄭永新到北京上訪並給世人散發真相傳單,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被銀川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李存、張安忠、馬自立等一夥人非法抄家、綁架,當年八月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到了寧夏第一勞教所。

在勞教所寫思想彙報時,鄭永新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寫了出來,結果遭受了更嚴酷的迫害。有個法輪功學員被惡人用鎬把打,臀部被打得黑紫,十多天不能坐臥。惡人們把鎬把打人的方式稱為:「華佗再世,專治百病。」

勞教所六中隊在青銅峽水泥廠出勞務,為水泥廠承擔裝水泥車、卸煤車、搬運石料等任務。有人把這個中隊叫人間地獄,曾有人受不了自殺了。鄭永新曾看見一個沒完成任務的普教被獄警用皮管子抽打了四十多下。鄭永新剛到六中隊,往汽車上裝水泥。獄警找了幾個年輕人輪番的與他抬水泥袋,用這種車輪戰消耗鄭永新的體力,不讓他休息。水泥廠粉塵很大,沒有任何防護工具,面對面都看不清對方是誰;鼻孔堵住了只能用嘴呼吸;剛出爐的水泥,溫度很高,必須快速抬,否則手會被燙壞;新手套用上幾分鐘就磨破了,帶膠的手套也只能用兩、三天;中午吃飯只能隨便漱一下口;大冬天,地上都是冰,飯後只能在冰面上睡半小時;因出汗水泥沾在身上洗不掉,又疼又癢;水泥在眼球上結塊疼痛難忍,看不了東西,只好用縫衣針把粘在眼睛裏的小水泥塊連血帶肉的挑下來;晚上睡覺渾身疼得不敢動,手指抽筋能把人疼醒;每天早上渾身疼得動不了,必須一點點挪動才能起床;穿上被汗水和水泥灰浸透的「工作服」,如同進冰窖一樣,又硬又凍,瑟瑟發抖。水泥廠不分晝夜,來車隨時就裝車,勞動強度非常大。

二零零一年八月,鄭永新等二十多人在勞教所集體絕食抵制迫害,十一月,鄭永新和馬智武被送到了靈武看守所,後被判刑六年。

2、馬智武

馬智武,男,原是銀川鐵路分局安全監察室的司機,今年四十七歲。以前患有有嚴重的鼻竇炎(曾做過穿刺治療)、痔瘡、前列腺炎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八年五月,馬智武開始修煉法輪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他被法輪功博大精深的法理和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所震撼,嚴格按照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對弟子「真、善、忍」的要求做人,成了單位、親朋好友公認的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後,馬智武抱著一顆說真話的心,到了北京。在租住的地方被警察綁架,後被銀川警察劫持到銀川看守所。九九年十一月被勞教三年,關押到了寧夏第一勞教所。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在勞教所,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成了犯人行兇作惡的對像,被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甚麼都可作為犯人行兇的武器:棒子、凳子、皮管子……不管甚麼部位,頭、臉、眼睛……他們都是用力猛打;不管甚麼時間,沒有任何理由,想打就打。有一次,十幾個人把馬智武和王玉柱拉到一個房子裏,一頓亂打。打完之後,馬智武身上全是傷,眼睛甚麼都看不見了,迷迷糊糊回到住處,身上痛的坐不住,睡不著。王玉柱也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犯人打人都是獄警在背後慫恿的。

二零零零年八月,馬智武絕食抗議迫害,並要求立即無罪釋放。絕食到第五天時,馬智武被送到吳忠上橋醫院。醫生打麻醉針後,從鼻子裏灌了牛奶。幾天以後回到勞教所,當時的勞教所管教科科長郭文智指揮並親自參與對馬智武的迫害。他和獄警陳明遠、獄醫,伙同犯人七、八個,強行用胃管給馬智武灌食。為了加重痛苦,他們把胃管從馬智武的鼻子往裏插,而且不停的插進去拔出來。惡人們拉胳膊的、按腿的、按頭的、插管的、還有攝像的、照像的!馬智武痛苦不堪,只想立馬死掉!在生不如死中度過了每一天。絕食第六天的時候,馬智武就瘦了很多。十天之後,已皮包骨頭、奄奄一息了。郭文智仍然不放過,指使犯人並親自參與折磨馬智武。絕食第十四天下午,馬智武實在承受不了折磨就進食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勞教所二十多人再次集體絕食抗議,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絕食第四天,法輪功學員全身無力躺在二中隊的一個監舍裏,突然進去好多警察,兩三個抬一個學員,把絕食的人全部抬到不同的地方。馬智武被獄警指使的好幾個犯人壓在床上,他渾身上下都是手,絲毫不能動。從銀川監獄去的惡獄醫喪盡天良強行給馬智武鼻飼,插上胃管後用針管灌稀糊。馬智武覺的整個身體被壓迫的都要爆炸了,灌一針管又一針管,死了一次又一次……

其他絕食的人所遭受的折磨不相上下,那種被強迫鼻飼的場面真是令人觸目驚心!在滅絕人性的鼻飼迫害後,法輪功學員結束了集體絕食。因為此次絕食抵制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馬智武和鄭永新被送到了靈武看守所,後被判刑六年。

四、遭「熬鷹」、「坐小凳子」迫害

王相臣,今年六十四歲,原繫寧夏銀川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職工。七十年代就得了嚴重的腸胃病,折磨了他近二十年。他家族有遺傳的心臟病,一九九三年的時候,王相臣發作過一次心臟病。由於幾十年受邪黨文化的灌輸洗腦,追名逐利、爭爭鬥鬥,致使他身心俱損。一九九八年八月初,王相臣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腸胃病很快痊癒了,心臟病再沒發作過。修煉後,他才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是多麼美好,每天沐浴著佛光,按真、善、忍做人,逐漸淡泊名利,不再和人爭鬥,一下活的輕鬆、快樂、充實了。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十八年多的迫害中,他曾五次被非法關押,勞教迫害兩年,他被非法勞教後,遭單位強行解除勞動合同。他妻子羅新平曾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關押在寧夏女子監獄中。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王相臣遭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寧夏吳忠勞教所(第一戒毒所)遭受的迫害:

「嚴管班」:王相臣被囚禁在一大隊入教中隊新成立的「嚴管班」裏,其實就是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牢中牢」,由五個吸毒犯:王建軍等人晝夜監視,不許到其他監室,活動範圍是從房間到衛生間,包夾還跟著。獄警魏新生時不時派人把王相臣叫醒「談話」至深夜,並不斷給包夾開會施壓,讓對王相臣嚴管。發現包夾不積極迫害就換掉,前後換了六、七個。

一天早上,王相臣想活動活動,就壓了壓腿,包夾班長馬上報告給魏新生。魏新生到監舍不由分說,責令四個包夾將王相臣連推帶拉的帶到旁邊的房子裏,往「老虎椅」上推拽。他們慣用的辦法就是將人銬在「老虎椅」上面,用電棍電擊。王相臣竭力反抗,過程中「老虎椅」被推倒了。魏新生氣急敗壞地撲上去,用電警棍電擊王相臣,幾個包夾在周圍把他按住不讓動。

老虎椅
老虎椅

事後,王相臣強烈要求包夾班長向大隊反映,要求見勞教所的負責人,一個多月無人理睬。魏新生得意洋洋地對王相臣說:想越過我向上反映沒用,共產黨發給我們電警棍、鐵椅子,我們使用就是合法的。現在好多了,過去都是用洋鎬把、膠皮管子打。我們這有個規矩:警察就是做錯了也是對的!

有一次,在「集中訓話」現場,王相臣因為列隊時動作遲緩,被打手當胸重擊了兩拳。

「轉化」迫害:有段時間,魏新生出去「學習」了。他回來上班後,立即召集包夾開會。第二天上午,魏讓包夾把王相臣推至電教室,魏新生粗暴地在他身上搜來搜去,把他衣兜裏的東西都掏出來扔到地上。王相臣說:希望你能尊重人!魏惡狠狠地揪著他的衣領,一邊使勁甩他一邊罵:你×××,不看你年齡大早收拾你了!然後讓包夾把他按在凳子上,強迫看那些造謠誣陷法輪功的新聞。此後,每天都把王相臣推到電教室,上午看誣陷的電視,從中午「坐小板凳」至晚上十二點,幾天後延長至次日兩點。期間,王相臣一閤眼幾個包夾就推搡搖晃。這樣「坐小凳子」、「熬鷹」迫害了一個月,王相臣精神恍惚,臀部疼痛、潰爛,兩腿不會走路了,上廁所都得扶著牆走。在這種情況下,魏新生與包夾狼狽為奸,還逼迫王相臣換到上鋪。

王相臣被關押期間,魏新生認為包夾對他的迫害力度不夠,頻繁地給包夾開會,不時換人,僅包夾組長前後換了五人。

王相臣被關押在勞教所期間,因遭受迫害出現過一次嚴重的心臟病的症狀,牙齒掉了兩顆,其他牙齒都鬆動了,後來幾乎掉光了;精神恍惚、體重嚴重下降、身體極度衰弱,每天脫衣服時都有很多皮屑,後期更嚴重。

五、遭迫害二次及二次以上的

1、丁乾遭勞教迫害(共四次)情況簡述

丁乾(丁發棟),今年五十五歲,原是寧夏青銅峽市一所中學的優秀教師,寧夏優秀鍵盤手,他的音樂作品曾在全國首屆中音杯獲獎。丁乾於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不久,折磨他二十多年的病痛奇蹟般地消失了,法輪大法的法理讓他明悟人生真諦,從此堅定信仰。

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丁乾因為堅持信仰,想讓人們了解真相,多次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抓捕,被非法勞教四次約八年時間,遭非法判刑三年。

第一次勞教遭受的迫害簡述

二零零零年,丁乾因寫講真相的文章張貼被綁架。五天以後,被興慶區公安分局的三個警察劫持到寧夏第一勞教所。

郭文智把丁乾送進一個大房間裏,裏面有三十多號人。丁乾看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就走過去和他握手。剛問了句:你怎麼也在這裏?沒等回答,就上來了三、四個犯人將他打倒,還不停地踹,十來分鐘後才停下。

訓操時,警察故意找茬迫害丁乾。有時讓犯人搧耳光,或是訓操時故意讓丁乾出錯。警察穿著大頭皮鞋踹、帶著皮手套搧耳光,有時還撿磚頭砸丁乾的背。一次,他們打罵完後覺得不過癮,就把丁乾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拉到勞教所操場的大風口處。正是大冬天,寒風凜冽,倆人凍得直打哆嗦,站了一個多小時,快凍僵了才讓回到宿舍。

警察「轉化」法輪功學員失敗後,就將丁乾等法輪功學員送到磚窯幹奴工。每天早上六點到晚八點,除了吃飯,十幾個小時,拉著兩千多斤重的磚胚車裝窯。每當丁乾拉不動時,在押犯班長王寶寶就用皮鞭抽打他,直到把他抽得躺在地,還強迫站起來繼續抽打,打完後還要繼續拉車。還說:「重車跑起來,空車飛起來!」

勞教所二隊二分隊有兩個班,兩個班長一個叫王曉勇,一個叫周仲平。有一次檢查衛生時,丁乾被檢查為不合格,幾個人把他按著,後面一個人用帶著釘子的鐵鍬把在他屁股上狠狠抽了四下,當即倒在地上,血水瞬間滲透了褲子。幾天後,一個犯人幫著看了一下說:發炎了,還往外流著血水呢!因為屁股流血膿腫,丁乾只能側著身子睡覺。

一天晚上,周仲平故意熄燈後,王曉勇百般折磨丁乾,用衣服蒙著丁乾的頭,抄起鍬把指著丁乾頭部惡狠狠地說:今天說不清楚有你的好果子吃呢。然後把丁乾拽到牆角,雙手抓住兩肩,用膝蓋猛擊胸腹部,不斷變換方式折磨到子夜。王曉勇累得直喘粗氣,臨走時說:「只要有老子在,你一天不轉化,老子一天不放過你,我就不相信,你能扭得過老子,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連續遭受毒打和每天的奴工勞作,丁乾上廁所都困難,每次行走必須扶著牆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周見到丁乾這樣,吩咐「互幫互監」的犯人誰也不許扶他。

勞教所害怕丁乾遭受的迫害讓外人知道,不讓家人接見,家人還是想方設法見到了丁乾。丁乾家人在勞教所大門口見到丁乾被折磨的像一把枯柴,走路彎著腰,瘸著腿,一隻手捂著肋下,艱難地一步步向大門口挪動時,全都哭了,他妹妹當時哭暈過去。獄警隱瞞他遭受的迫害,還欺騙他妻子說,丁乾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經看醫生了,沒事。

二零零一年八月,因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一週,勞教所將鄭永新、馬智武判刑六年,其餘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分散關押到了全區各勞教所,丁乾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分到寧夏賽馬水泥廠幹奴工。

在水泥廠經歷了半年多非人的生活後,丁乾終於回到家。

第二次勞教遭受的迫害簡述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丁乾再次被綁架,後被勞教三年,關押到寧夏第一勞教所。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到勞教所後,丁乾絕食抗議迫害,警察將他騙到磚廠拉磚。丁乾不幹,隊長謝軍就把他背銬在水泥桿上,三伏天讓太陽暴曬,還故意將銬子銬得很緊。銬了三、四個小時候,丁乾疼痛難忍,幾乎全身麻木、失去知覺,被其他人拖著走路。大約一週後,丁乾和另一法輪功學員被送往青銅峽市水泥廠。有個法輪功學員在這個地獄般的魔窟,被吊在工地現場,兩腿紮在水泥中被水泥灰嗆了三個月,不能正常行走。到期了,不讓回家,理由是還沒「轉化」。

為抗議迫害,和丁乾同到水泥廠的法輪功學員把頭撞在勞動現場的水泥柱上,頓時鮮血直流,還是被惡人銬在鐵柱上兩個星期。丁乾不幹奴工,也被銬在鐵柱上。

丁乾遭受此次迫害回家後,一百二十斤的體重瘦成了七十多斤,成了一把蘆柴。

此後丁乾又被非法勞教兩次、判刑三年。十幾年來,丁乾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迫害,九死一生,丟了工作,家人飽受折磨,親朋好友也遭受了連累。

2、孫建鋒二次遭迫害情況簡述

孫建鋒,男,四十歲左右,是蘭州鐵路局銀川供電段職工, 二零零零年十月,孫建鋒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延期半年,囚禁在寧夏第一勞教所遭幹奴工、野蠻灌食,冷凍等非人迫害。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孫建鋒參與集體絕食反迫害遭野蠻灌食。不久,惡警馬航軍喝醉酒,一上班就找馬智武和孫建鋒的茬,並用手銬把孫建鋒銬上,不停地用髒話辱罵。孫建鋒不得已絕食反抗。晚上,馬航軍又用四個銬子將孫建鋒胳膊、腿分開銬在兩張床中間的床腿上,人的身體整個躺在地上,就這樣銬了四天。

馬航軍在白土崗子勞教所惡名遠揚,別說犯人見了他害怕,就是他同事見了他都不敢出口大氣。在勞教所,關押人員還沒有看見他,聽到他的聲音,一個個就嚇的站的畢恭畢敬。馬航軍打人就像家常便飯一樣。

二零零二年,孫建鋒因張貼真相不乾膠,又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五年,非法勞教迫害到期後,單位逼迫寫「不煉功保證」,他嚴詞拒絕,被單位監控迫害了近兩年。那兩年中單位對他工作,生活及人身自由等進行監視、限制和干擾:凡遇所謂特殊日、敏感日、節假日等,單位不讓調休、被限制使用單位電話、派黨員和他同住一室、外出時單位派專人跟隨、他的領導在他工作的工區開批鬥會,發動同班組職工和他保持距離等。

二零零六年「兩會」期間,單位以不聽從工作安排為由,給他行政記過和下崗三個月的處分(實際就是讓他回家,避免在「兩會「期間給單位「找麻煩」)。他曾向銀川市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後在蘭州鐵路公安處,寧夏勞動人事廳等部門的非法干涉下仲裁委員會不給仲裁結果、一推再推,最後不了了之。

二零一二年三月,孫建鋒再次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二零一七年九月底才回到家。

3、王海榮,男,今年七十歲,寧夏固原市隆德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曾被非法抓捕,勞教三年,關押期間遭轉化迫害後提前回家;二零零三年十月被綁架再次遭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三月被劫持到勞教所,關押二十多天後因病保外就醫回家;二零零一年六月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四年的工資遭扣發,此後每月發給五百元的生活費,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才開始正常領工資。

六、其他遭迫害人員的情況

1、謝毅強所遭受的迫害

謝毅強,男,今年五十三歲,原是寧夏自治區質量技術監督局勞動安全衛生檢測中心高級工程師,單位的技術骨幹。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許多頑疾都好了,並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謝毅強在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到了寧夏第一勞教所。

到勞教所當天晚上,牢頭等犯人就把和謝毅強一同送去的兩個人用洋鎬把兒打臀部、背部和腳面,幾個月過後,其中一人還是一瘸一拐的。聽說法輪功學員馬智武剛到勞教所,被打了四十多棍也不求饒,牢頭怕打死不敢再打了,後來關進去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就不打了。他們之所以對那倆人打的那麼重,是想給謝毅強來個下馬威。幾天後,謝毅強半夜打坐時,牢頭看見了,立即將全監舍的人叫醒,罵了他許多髒話,在他頭上戳了幾下,又威逼包夾罵法輪功。

皮膚潰爛的煎熬

勞教所關押期間因身心遭受摧殘,加之衛生差、營養不良,謝毅強全身潰爛、密密麻麻的膿包遍及全身、奇癢難忍,需要不停地用衛生紙擦流出的膿,一天一包不夠用。膿液粘在被褥、內衣褲上就成了硬的,內衣褲不能穿了。嚴重時屁股上的一些肉成絮狀了,不能正常行走。每次下地前需用手撐住身體,等腿有知覺了,才能走幾步。走路時,有時膿包被蹭破就往外流血。後來身體散發出腐臭味。有一天深夜,謝毅強將被子掀起一角,腐臭味立即將室內其他熟睡的人全部熏醒。勞教所怕他傳染,將他調到了一間沒有暖氣的監舍。當時正是冬季,睡覺時,謝毅強穿著棉衣、棉褲,再蓋上被子、大衣,還凍得渾身瑟瑟發抖。有一天,警察給謝毅強戴上手銬讓出工,發現他站都站不住才作罷。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了幾個月。

水泥廠的粉塵和死老鼠

謝毅強身體狀況稍有恢復時,獄警每天將他拉到三大隊的磚廠,讓他雙手抱著電線桿然後用手銬銬住,任憑風吹雨打、日曬、直到收工。後來,謝毅強被轉到水泥廠勞務隊,在出灰、包裝等粉塵最大的區域內幹活。滲入肌膚的水泥灰很難洗掉,每天收工後都得用洗衣粉搓洗全身。一次洗澡時,水流很細,一會兒就沒了,將最後一點水接到口中準備漱口。當時打開水箱觀察時,發現是一隻腫脹的老鼠堵住了出水口。謝毅強頓時覺得的整個身體、甚至每一個細胞都在作嘔,而圍觀的人卻幸災樂禍地嘲笑他。

謝毅強被關押勞教所三年,就是這樣一分一秒、度日如年地捱過來的。謝毅強後來又遭兩次非法判刑迫害,目前仍被關押在銀川監獄。

2、李繼鑫所遭受的迫害

李繼鑫,男,現年七十八歲,一九九五年六月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前,他患有腸胃病,經常胃疼、肚子疼,生、冷、硬的食物更是不敢吃,多方醫治無效。修煉大法後不久,各種病症消失了。精神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對人寬容和氣了,兒子、兒媳也走入大法修煉,家人、親戚、朋友都支持他修煉。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石嘴山市石炭井區的兩個警察開著警車強行把李繼鑫劫持到寧夏第一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李繼鑫經歷了非法洗腦;強迫做奴工:搬磚拉土坯、壘土坯;強行鼻飼;「幫教」、圍攻、罰站、「加教」等處罰。

二零零一年的八月,關押在勞教所的二十多個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天集體不出工,並共同絕食,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李繼鑫也參與了絕食反迫害。絕食第四天,法輪功學員全身無力地躺在二中隊的一個監舍裏,突然進來好多警察,兩三個抬一個學員,把參與絕食的人全部抬到不同的地方。好幾個犯人將一名法輪功學員壓在床上,絲毫不能動。喪盡天良的獄醫強行給鼻飼,插上胃管後用針管往裏灌稀糊。李繼鑫老人遭強行鼻飼的時候,一針管打進去,就暈過去了,當時差點就死了。

李繼鑫遭迫害四百三十五天後,走出勞教所時,見他的人都說他老了二十多歲。李繼鑫遭非法勞教期間退休工資被扣,後來退休工人漲工資,兩年都沒給他漲。

3、秦永順所遭受的迫害

秦永順,男,今年七十五歲,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煉法輪功的。修煉法輪功以後短短的幾個月幾種病就好了,身心健康,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了。《轉法輪》深奧的法理讓他真正明白了怎樣才是個好人。他改掉了吸煙喝酒的惡習、淡泊名利,努力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秦永順認為應該去北京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三月初他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一夥人強行抓捕,後被銀川市公安局警察和單位(銀川糖廠)人員劫持到銀川市看守所關押。四月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到了寧夏第一勞教所。

勞教所一中隊隊長李楠分配秦永順幹最重最累的活,每天拉著兩千多斤重的磚坯車裝窯,還逼迫「重車跑起來,輕車飛起來」。李楠指使吸毒犯監視他,動作稍有遲緩不打即罵。二分隊隊長丁吉宏為了入黨、當上獄警幹事,把秦永順從一分隊調到二分隊,企圖「轉化」秦永順後立功。為了「轉化」秦永順,他唆使吸毒犯王建軍「包夾」迫害。重活累活加時幹、不讓睡覺、每天寫思想彙報熬人、限制大小便次數、別人休息時給秦永順架上「土飛機」。還用發明的土辦法整秦永順,比如「老頭看報」、「老頭拔筋」、「老虎扒皮」、「蠍子爬牆」等等。最殘酷的是「孔雀南飛」,叫人喘不上氣來,出操時拔慢步。打人用的是鐵鎬把或鐵板凳等。吸毒犯為了減刑,不遺餘力的配合獄警做惡。

勞教所管理方式嚴酷殘忍、教育手段下流無恥,法輪功學員遭受著更為殘酷的迫害;勞教所內外牆壁上的大幅標語卻寫著「文明管理、文明教育」。

二零零三年秦永順從勞教所回家,找單位辦理退休手續。銀川糖廠書記姬文戰、勞資辦主任黃炳海扣了他七年的工齡,致使他領取工資時,每月少領工齡工資。

4、喬建輝所遭受的迫害

喬建輝,男,今年四十五歲,原為石嘴山市某企業的業務經理。一九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身心有了很大改變,長年感冒徹底好了,原來發青發黑的臉色變得紅潤,身體有了活力,工作中兢兢業業,生活中為他人著想,按「真善忍」標準不斷地提升道德修養。

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為了告訴世人真相,還大法和師父清白,喬建輝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市區張貼了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關押,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到了寧夏第一勞教所。喬建輝被綁架前,定好了舉行婚禮的日子,被綁架時距離婚禮就剩九天了。迫害致使喬建輝親友及未婚妻受到極大的傷害,婚禮被迫取消了,未婚妻離他而去。

在勞教所喬建輝遭受了殘酷迫害:每天由兩名勞教人員包夾監視;早晨五點鐘起床,吃不飽,就到磚窯幹活;一個人推著裝滿土的車子飛跑,慢了要挨打體罰;收工後還要遭受精神上的迫害侮辱。後來被關押到中寧水泥廠幹活,每天早上四點出工,車間非常髒,水泥呼吸到嘴裏、肺裏,還遭到班長打罵。後被非法加教兩個半月,二零零二年五月才回家。後來,喬建輝又遭非法判刑四年半。

5、毛敏悟,男,六十歲,寧夏隆德縣某鄉政府秘書。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毛敏悟到北京天安門上訪,被綁架關押在昌平看守所,三天後被劫持到駐京辦,隨後被隆德縣公安人員劫持到隆德縣看守所,後遭非法勞教兩年半。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關押到寧夏第一勞教所,同年九月被劫持到賽馬水泥廠幹奴工。二零零三年五月回家。

6、其他遭迫害人員:趙玉虎、王玉柱、陳雪英、蔡國軍、趙林、李仕林、王玉周、許庭權、竇建勇、溫玉龍、宋憬、張治蒼、田玉成、彭坤、白國棟、朱永華、李晉寧、李天元、林建貞、劉海勛、伍新閣、姚青海、吳尚成、白斌、白濤、龍寶、黃學義、馬雄德、張亮、張曉東、胡建才、孫磊、楊修田、張明、杜光明、孫連弟、張曉寧、李新建、孫建寧、王愛軍。

七、被非法勞教關押的男性法輪功學員按地區分類

寧夏第一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按地區分類

地 區總人數 / 總人次
銀川市(三區)26/29
永寧縣3/3
靈武市5/5
固原市4/5
吳忠市3/3
中衛市1/2
石嘴山市12/12
合計54/59

1、銀川市(三區)二十六人:趙玉虎、馬智武、謝毅強、王玉柱、陳雪英、蔡國軍、鄭永新、趙林、李仕林、秦永順、王相臣、丁乾、王玉周、許庭權、竇建勇、溫玉龍、宋憬、張治蒼、田玉成、彭坤、白國棟、朱永華、李晉寧、李天元、林建貞、劉海勛,其中丁乾遭四次勞教。

2、永寧縣三人:伍新閣、姚青海、吳尚成。

3、靈武市五人:鈔志明、白斌、白濤、徐耀珍、龍寶。

4、固原市四人、五人次:張四喜、毛敏悟、王海榮、黃學義,其中王海榮遭二次勞教。

5、吳忠市三人:馬雄德、張亮、張曉東。

6、中衛市一人、二人次:孫建鋒,遭二次勞教。

7、石嘴山市十二人:胡建才、喬建輝、孫磊、楊修田、李繼鑫、張明、杜光明、孫連弟、張曉寧、李新建、孫建寧、王愛軍。

八、參與迫害的部份惡人名單:

所長:劉祎(原吳忠監獄參與迫害馬智武的惡人)
警察:張文學、魏新生、吳某某(參與迫害鈔志明的警察)、郭文智、胡忠林、陳明遠、馬航軍、謝軍、李楠、丁吉宏、朱雙全、馮自新(2002年攻堅組成員)。
犯人:王建軍、王曉勇、周仲平、王寶寶

九、惡人惡報

1、騎摩托撞車當場斃命:郭文智,原寧夏第一勞教所管教科科長,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用殘酷手段「轉化」,不許家屬探視和接見。二零零五年五月八日早晨,騎摩托車外出時與迎面而來的汽車相撞,當場斃命,年僅四十歲左右。

郭文智除了不擇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外,還暗中滋養吸、販毒人員,每年能從中賺五、六萬元。勞教所所謂「自願戒毒」的,都是秘密販毒、以販養吸的,是給郭文智送了禮的。勞教所的一個班長,有一天,躲在貨車底盤下吸毒不省人事失蹤了,所裏動員很多人才找到。

2、癱瘓、不能說話:勞教所一中隊指導員胡忠林,在勞教所開會時,經常對「包夾」人員講:對法輪功打死我負責,打不死你們負責,我可以上報成其它死因,這個我說了算,這裏是封閉的,無法調查。他還經常對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不轉化,永遠出不了勞教所。不轉化直接影響到我的獎金和升職。我要退休了,叫我兒子接著幹,看誰熬過誰,你能有幾個六十歲。」

繼寧夏第一勞教所管教科科長郭文智零五年五月八日撞車身亡後,胡忠林突然出現腦血栓症狀,全身癱瘓,不能說話,整天躺在醫院病床上。此事令勞教所的人員震驚,他們悄悄議論,這一定是整法輪功太賣力遭惡報了!

3、三人車禍死亡:二零零一年,寧夏第一勞教所的三名工作人員遇車禍死亡。據悉,此三人曾多次毒打過馬智武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罪惡的勞教制度被廢除,勞教所宣告解體。雖然寧夏第一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許多罪惡還沒有曝光,但善惡有報是天理,參與迫害的惡人必將會受到法律和天理的懲處!在此奉勸那些還在推行迫害政策和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不做江澤民的陪葬品,並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將功補過,給自己與家人留條後路。


附表:寧夏第一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情況(19.9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