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法律解體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下旬的一天,同修甲約好另兩個同修乙和丙,開車一同到省內一監獄去會見乙和丙在那被迫害的家屬同修。過程中引出了一段善用法律解體迫害、助師正法修煉的故事。

一大早,同修們驅車按照合計好的安排到達監獄,同修乙和丙就去辦手續準備會見,可是同修被辦手續的獄警給拒絕了,同修乙問不讓會見的原因,獄警沒有告訴具體的原因,只是發問式的回答,你接到他們監區電話通知來會見了嗎?同修乙回答說,今天不就是規定的會見日嗎?怎麼這回還要你們的電話通知我來呢?獄警說你接到電話通知沒?沒接到就回去吧,有新規定煉法輪功的就是等甚麼時候通知了你再來。作為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家屬,乙和丙兩人與獄警理論了大約四十多分鐘,無果,無奈的回來了。

往出走的路上,同修乙掃興的和大家說明了獄方不讓會見情況,大家聽後,都有點鬱悶。在車上,同去的同修甲給大家講了一個當年被非法關押時所遇到的事情。一監獄內普通罪犯在押人員因打架被關禁閉,其母親會見時被拒,這位母親如何利用法律維權,爭取來了當日的會見權,並獲得了五十元的誤工補償的故事。

同修乙聽了,正念出來了:常人都能做到這樣,那大法弟子差啥呀!正好能藉著這個事情講真相,那咱們馬上去到省城監獄管理局控告這個監獄去。同修的正念出來了。於是同修們開車直接到了幾十公里外的省監獄管理局。

到達後,同修們找到了相關部門,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聽取了同修說明的來由和要求後,拿出一份他們管轄範圍內的三十二個監獄列表給同修看,並解釋說,你說的這個監獄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內,這個監獄是歸這個監獄所在市的司法局管轄,我們不能超出職責跨級管理,不然的話,馬上就可以幫你協調解決你反映的問題。

於是同修們道別準備走,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接著說,你們來了也別讓你們白跑,這個辦公樓的旁邊有個二層樓是省司法廳的信訪,是那個市司法局的上級管轄單位,你們到那去看看怎麼解決。

同修們出來,直接到了司法廳的信訪處,接待工作人員挺熱情,接待了同修們,同修甲又向接待工作人員闡明上訪的原由後,接著說,監獄方不管用甚麼理由剝奪裏面的人的被會見權,可是,我們是合法公民,是直系親屬,獄方有甚麼理由和權力剝奪作為公民的探視權?獄方是在違反法律規定,是在犯法。工作人員說,好,好,我馬上打電話給那個市司法局了解一下情況。

工作人員當著同修們的面撥通了那個市司法局的電話。對方(市司法局)工作人員說,具體情況不是太了解,得先向獄方了解一下情況……放下電話接待人員說,這樣吧,你們別在這等了,直接到監獄所在市的司法局去,讓他們給你們直接解決,如果到那沒給你們解決,要給出理由,口頭說的不行,要讓他們給你們出一份書面拒絕你探視的原因,然後你們回來交給我,我再按程序辦他們。同修善念救人的心一出,效果就是不一樣。

這時已經快近中午了,同修們向這位工作人員要了那個市的司法局工作的電話與地址後,馬上又驅車趕回幾十公里外的那個市的司法局。

到達後,正好趕上下午上班,同修們同樣向那個市司法局接待人員闡明了自己作為親屬,法律賦予的探視權被侵害的情況,並要求接待人員馬上給解決。接待人答應馬上給監獄打電話了解情況,監獄相關獄警接電話後,回答說,問一下情況,然後打回電話過來。

同修們等了大約二十分鐘,獄警回覆電話鈴響了,接待人馬上接起電話,同修甲要求接待人按免提,於是,同修們清楚的聽到了獄警打著官腔說,現在省裏正在針對法輪功搞一個「專項活動」,所以不讓家屬會見,家屬得等獄方通知甚麼時候可以來見,才能來會見。

同修們聽到這,馬上意識到這是在遼寧省的政法委、維穩辦「610」(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澤民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指使下,會同省監獄管理局和各市司法局及省內各地監獄,要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他們每年要搞一個所謂的「專項行動」來迫害大法弟子,必須正念解體迫害。

同修甲馬上對著電話說,我不管你們搞的這個專項活動,那個專項活動,這和我們沒有一毛錢關係,我們有正常的法律賦予的合法探視權利,你們這麼隨便的就侵害我的合法權益,我們決不答應。同修甲威嚴的接著說,告訴你,這個電話我錄音了,你不給解決,我到管你們的各級檢察院、紀檢委、人大信訪辦去控告你們。獄警沒有底氣的說,專項活動有要求……沒有敢答應同修會見和繼續通話的勇氣,就掛斷了電話。

同修甲馬上回身對市司法局接待人員說,我們從省司法廳來之前,司法廳接待我們的領導說,你們這如不給解決會見,你們得給出一份書面拒絕我探視的原由,然後,我再到司法廳讓他們給解決,省司法廳的之前不是給你通話了嗎?你可以再向司法廳再確認一下。市司法局接待人員說,我不能隨便給你出一個書面的東西,按照規定,如要書面答覆,得是你先給我出一個書面的訴求,然後,我才能給你回覆一個書面答覆。同修甲說,好。你給我筆紙,我們馬上就寫。同修丙很快將寫好的訴求交給接待人。對方又說,我們要調查取證,按規定十五個工作日內,會給你們答覆。同修甲說,看來你們的效率很慢,我們明天去檢察院,看看他們的工作效率應該比你們更快。

一來二去辦完這些後,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同修們午飯還沒來的及吃,就開始往家趕了。返家的車正開到半路,同修丙接到了一個電話,接通後,電話裏傳來了在監獄裏被非法關押同修的聲音說:我挺好的,你們不用到處控告了(不是否定迫害的正念)。同修丙說:誰讓你給我打的電話,你把電話給他接。電話那邊傳來了獄警的聲音:你們別去告了,我們也沒怎麼樣某某某(指在監獄裏被非法關押同修),他現在挺好,也沒打,也沒罵他。下個月會見日,你來會見他吧。回來的路上同修們又在法上交流了很多。

同修乙和丙回家後,晚上快九點了,獄警又多次打來電話,說在監獄裏被非法關押同修挺好的,沒有人動他、欺負他,等等。同修丙這時想起來了,正念的說,我們今天請假耽誤了一天工,東跑西跑的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和汽油錢,也沒會見到家人,怎麼辦?獄警回答,現在給他辦了一個電話卡,他可以經常給家裏打電話,通報他的情況。同修丙又說,明天不也是會見日嗎?那我明天再去。獄警回答說,行,行,明天你來吧。

第二天,同修乙和丙正常去探視了家屬同修。管會見的人,不知道頭一天的經過,還想阻撓。同修乙想起昨天大家在車上的交流,同修甲說在法院開庭去旁聽時、或去監獄探視時、甚至被非法調查時,警察無理取鬧,一般愛問你是不是修煉法輪功的或其它的問話,這時不管自己心裏是不是有怕心,都不要順著他們的思路回答任何問題。無論你心裏不怕回答「是」,或者心裏不穩,拐彎抹角的回答等,都是首先給了對方一個有資格詢問、質問我們的權力。一個被救度的對像,有甚麼權力來質問「未來不同宇宙大穹的主」?!無論我們怎麼樣回答都是承認了他們質問我們的資格。所以,我們一定要記住,不管他們問甚麼,我們首先的第一句話要反問「你是誰?」第二句我們要說的話,也是嚴厲的反問他們「你在這裏是幹甚麼的,甚麼職位?」我們一般這樣一問,對方的思維就會被打亂,一般他們就會回答我們。但我們這時一定要說出第三句,我們要說「請你等一下,我要找一下紙和筆,把你說的記下來」。同修甲說,如這幾句話一說完,一般的情況下,對方都是馬上轉頭就走了,過程中,有很多驗證的。

想到這,同修乙就問那個獄警:你是誰?你是幹甚麼的?還沒等問第三句,那個獄警就說,你們趕快去吧。說完,轉頭就走了。

師父講:「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1]

以上過程完全證實了師父的這段講法。這樣接下來,同修家屬正常的進行了會見。

至此這個故事講完了。感慨於師父給的正念和將計就計的安排,過程中使大法弟子進一步得到錘煉和成熟;感慨於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正念配合。文章只是簡單的敘述了解體邪惡在黑窩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沒有述及過程中師父的點悟、加持和保護;沒有述及同修們過程中展現出的正法修煉中對人的觀念的去除與心性的提高,旨在提醒目前遼寧省政法委、維穩辦正在會同省內各個黑窩監獄又在安排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專項行動」。希望同修們看到這篇交流文章,去找到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的家屬,配合家屬儘快去非法關押地探視同修,一起解體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謝謝師父!

謝謝大法弟子們的正念配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